<tt id="hkvxz"><noscript id="hkvxz"><delect id="hkvxz"></delect></noscript></tt>

    1. <rt id="hkvxz"></rt>
    <video id="hkvxz"><menuitem id="hkvxz"><em id="hkvxz"></em></menuitem></video>

      <cite id="hkvxz"><form id="hkvxz"></form></cite>

    1. <cite id="hkvxz"></cite>
        <rt id="hkvxz"></rt>
        1. <b id="hkvxz"><form id="hkvxz"></form></b>

          03
          2019
          01

          對馬王堆一號漢墓出土律管應作進一步研究

           

          對馬王堆一號漢墓出土律管應作進一步研究


           1972年春,長沙馬王堆一號漢墓出土了一套律管。該律管為竹質,長短不一,上有黃鍾、大呂等十二律名,出土時插放于繡花袋內。這套律管經專家們鑒定,“各管尺度和音高均與漢制不符。以黃鍾管為例,漢制長九寸,圍徑三分,頻率則應為387.332V.D,合5479音分,其音高為G4-21。但這套竽律卻無一管符合漢制。如以其黃鍾管的長度和音高為基礎,則其馀十一管都與三分損益所應有的長度和音高相去甚遠”。因此得出的結論是:“這套竽律不是實用的樂器,而是為隨葬製作的明器”(注一)。這一結論看起來很有道理,但是細細想來亦有不少令人疑惑的地方。今將這些疑惑羅列于后,希望能得到同行們的關注,以期得到圓滿解決。

          03
          2019
          01

          新笛

           

          也 談 新 笛

          文:上海藝術研究所陳正生

          看了孫沛元先生《談談新笛》一文,很早就想寫點補充性質的文章,今日乘興閒聊幾句。

          首先我想說明一下,看了孫沛元先生“新笛”一文,知道我的“新笛”理念同他是不盡相同的:孫先生的新笛是十一孔沒膜大笛(大G調),我認定的新笛,是七孔沒膜大G調笛。由于歷史的原因,兩岸長期不通;加上新笛的使用面不廣,有些情況孫沛元先生可能不清楚。以下想說說這方面的情況。

          民族樂隊首先使用新笛的,恐怕是20世紀初期的上海大同樂會。當年大同樂會所製作的新笛,我的印象中可能還有一支存世。此器應該是鄭覲文先生健在的時候(1935年之前)所制。鄭覲文先生製作新笛之目的在于運用。可能有人會問,1933年4月9日晚,上海明星影片公司為大同樂會拍攝《東方大樂》(即《國民大樂》,為參加1933年秋芝加哥萬國博覽會而易名)時的大樂隊何以未見應用?由于大同樂會是業馀團體,參演人員不固定,這類中音樂器完全可能由專人演奏而演奏者未能出席,故而未見應用。這是完全可能的。另外,吾師甘濤教授(當年任中央廣播電臺國樂組組長)曾告知我,20世紀40年代,中央電臺國樂組的民族樂隊就使用過新笛。

          03
          2019
          01

          談談現代科技與笛子製作規范化

           

          談談現代科技與笛子製作規范化

          文:上海藝術研究所陳正生

          一位笛子愛好者說,有位熟悉車床的電腦專家,想用電腦(編程)控制車床來製作笛子。這位元電腦專家認為,只要有可靠的資料,製作笛子時在開孔、劃線等一系列的工藝操作上將會比手工製作更加精細。這位電腦專家還認為,這一方法若能成功并申請專利,應該具有應用價值。此外還聽說,更有演奏家和笛子製作工藝的研究者,已在結合共同進行了這項研究。

          專利的申請不難。原因是,專利只要求 " 新 " 。例如,20世紀30年代,張燮林設計的十一孔笛,近年有人在上面加了兩個托,不僅申請了專利,而且還獲得了文化部 " 科學進步三等獎 " ;又如,有人製作了玻璃仿玉笛,也同樣獲得了專家們的認可,也同樣獲得了專利;再如,按照民間樂器 " 籌 " ——或者是所謂的 " 賈湖骨笛 " 製作的中音管樂器,不也獲得了專利?這些專利的獲得,不都是因為 " 新 " 嗎?

          色八A级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