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t id="hkvxz"><noscript id="hkvxz"><delect id="hkvxz"></delect></noscript></tt>

    1. <rt id="hkvxz"></rt>
    <video id="hkvxz"><menuitem id="hkvxz"><em id="hkvxz"></em></menuitem></video>

      <cite id="hkvxz"><form id="hkvxz"></form></cite>

    1. <cite id="hkvxz"></cite>
        <rt id="hkvxz"></rt>
        1. <b id="hkvxz"><form id="hkvxz"></form></b>

          05
          2019
          03

          周林生學尺八

           

          甲午年。中秋前夕,老頑童上學啦,學的是吹奏尺八。

          何為尺八?一尺八寸長的竹管,頂端外切一個吹口,竹身上雕幾個音孔,吹之嗚嗚作響的便是。按說尺八自古就是“阿啦”中國的樂器,可是長期以來卻漸漸在中國消失了。

          有人說,在中國的南方沿海一帶,也有吹尺八的。老頑童要告訴你,那叫南簫。凡是外切口的才叫尺八,而內切口的都叫簫,像南簫啦,洞簫啦,琴簫啦,包括朝鮮簫等等。


          就像提琴是個家族,有小提琴,中提琴,大提琴,倍大提琴一樣。尺八也是個家族,有一米左右的尺八,有一尺八寸長的尺八,甚至有幾寸長的尺八等等,當然最常見的還是一尺八寸長的尺八。


          上學的地方離老頑童住的上海較遠,在西安呢。在唐代,西安稱之為長安,是唐代的國都。史說,尺八是在隋唐時期從長安傳入日本的。現在,在日本的正倉院還珍藏著幾只唐代的尺八呢。


          千百年來,飄離故土的尺八,孤獨地在異國的土地上幾經沉浮,歷經滄桑,但一直頑強地活著。正因為如此,日本的歷史上才出現了許多優秀的尺八演奏家和制作家。近一個世紀以來,尺八又流傳到了世界各地,成為國際上最受歡迎的東方樂器之一,可以和任何西洋樂器媲美,可以和交響樂團協奏。


          當你不經意地聽到尺八的嗚咽聲時,你難道沒聽出從尺八管里流淌出來的異國聲調中,分明是有一種深沉的思念和切切的哀怨?那是尺八的呼喊——尺八何日才能回歸故鄉??!


          今年八月底,當老頑童得知在西安舉辦《第二屆尺八歸來--長安尺八研習班》的消息后,早早地就報了名,然后搭上飛機西去長安學習尺八了。和第一期的長安尺八研習班一樣,學員名額嚴格限定在12名,為的是保證學員學習的質量,研習班由臺灣的蔡鴻文老師、王錦德老師執教。


          蔡老師是我的老朋友了,他是海峽兩岸第一位尺八碩士,在尺八的演奏,教學,制作上有非常高的造詣。幾年前,我聽過他的尺八講座,得益匪淺。講座結束時,我握住他的手激動地說:“如果我年輕三十歲,我一定拜你為師學習尺八”。后來我們結為異姓兄弟,我囑咐我的西安徒弟萬強,拜蔡老師為師父,學習尺八藝術。


          “今天,是學習尺八的第一天。上午學習尺八簡況、尺八吹奏姿勢、把尺八吹響、練習尺八的音階、學習尺八指法的唱名和尺八指法的符號(尺八樂譜像天書,看不懂,但很好看,尤其是手寫體,像書畫一般。不要認為這是日文,這可是和尺八一起從唐代的長安傳出去的國粹)。下午,學吹《小河淌水》。怎樣?很牛吧?”這是我發在微信上的一段話。


          “作為第二屆長安尺八研習班上白胡子老頑童的初級學員,今天進入第二天的學習。兩天來,我從吹不響尺八開始,在蔡老師細致耐心的傳授下,到能吹出二個八度的音階來,還掌握了《竹田子守歌》、《北國之春》、《長城謠》、《小河淌水》的吹奏”。這是我發在微信上的另一段話。


          五線譜+簡譜


          “尺八是世界的,也是中國的,更是長安的”。五個音孔的尺八能吹出十二律半音;外切口的尺八,它的低音、中音區能發出類似哨簧類樂器才能發出的簧片聲音;它的高音能發出銀笛般燦爛的聲音;它具有完整的三個八度音域;能和交響樂團協奏…...。


          老祖宗留下這么好的樂器,國人對它的了解真是太少太少啦。有些知道一點尺八知識的人,對它存有偏見,抱有歧視,認為它已經是日本化的樂器,吹出的音調粗野,古怪。這不由得使我想起三十年前,國門初開,一些僑居多年甚至幾百年的外籍華裔,穿著洋裝,講著滿口的洋語,漂洋過海回國尋根而來。當時,他們與鄉親們抱頭痛哭的感人場面,至今都令人感慨萬千而難以忘懷。


          尺八流落海外上千年,吹出的音調自然有異國之音,這毫不奇怪。可是,尺八照樣能吹出中華的神韻,這也是不容懷疑的。尺八無國界,關鍵是誰吹。


          這次由西安“滌心坊”舉辦,邀請臺灣尺八名家蔡鴻文老師執教的尺八研習班,主題是尺八歸來,意義深遠。尺八這件流落海外上千年的瑰寶,經過大家的努力,一定會重新發出絢麗的光彩。


          “哥不是神話,也有不行的時候。找回當學生時的感覺,真好。”這是我在學習尺八時發在微信上的又一段話。


          長期以來,老頑童一直沉浸在當“老師”、“師父”的氛圍中,時常沾沾自喜而自我陶醉。參加尺八研習班后,以往的優勢不復存在,一切從零開始,和年輕的學員們處在同一條起跑線上,那個心里真叫著急啊。年紀大了,記憶力差了,反應慢了。更要老命的是老頑童前幾年陸續掉了四顆門牙,憑著從小練就的吹笛功夫,居然還能吹笛。可是,尺八拿上手,就慘了,找不到發音的位置,即便找到了也不穩定,一會兒又吹不響了。那種著急的心情只有自己知道。于是,老頑童每天總是第一個到教室,刻苦地練習。五天下來,體重下了兩公斤。我曾調侃著說:哥如果寫一篇尺八與減肥的文章,肯定能走紅。


          (*蔡老師送我的尺八,不管開孔的數目和孔距不同,凡是吹口形狀是外切口的都稱為“尺八”,而內切口的都稱作為“簫”(洞簫、琴簫、南簫)。蔡老師用的一把尺八約合人民幣兩萬元)

          學習期間,蔡老師送我一把樹膠做的尺八(也叫‘悠’)。蔡老師自己用的尺八,約值人民幣二萬元左右。那種聲音真是美輪美奐,老頑童牢牢記在心里了。老頑童記性差,往往去過幾次的地方,再去時還常常走錯道。可老頑童對聲音的記性是絕對的好,幼少時練過的樂曲,即便幾十年不練,拿起來便可以一音不差地從頭到尾練完。


          “為期五天的尺八研習班,今天就要結束了,老頑童有許多話要說,可是,怎么也無法表達。”這是我發在微信上的又一段話。


          中國竹笛藝術在建國以來的66年中,發展不可說不快,涌現出像馮子存、劉管樂、趙松庭、陸春齡這樣的一代笛子泰斗和一大批笛子藝術家及成千首笛子樂曲。可是,尺八傳入日本一千多年來,人家可一直在發展。近一個世紀來,又從日本發展到全世界。世界各地都有吹尺八的,都建有尺八協會。有一次國際尺八大會上,三分之二以上參加的都是西洋吹尺八的演奏家,發源于中國的尺八在國際上已成為最受歡迎的樂器了。


          面對此情此景,對于生長在尺八故鄉的中國笛子演奏家們來說,能不能把尺八歸來的重擔挑起來,打破歧視和偏見?專業音樂院校能不能在條件成熟的時候開設尺八課?笛子專業的學生們和廣大的笛子愛好者們,能不能有興趣學習一些尺八的吹奏技術?我們的作曲家們,能不能寫一點中國風格的尺八曲?只有大家行動起來,尺八的歸來才指日可待。


          西安的笛子演奏家張延武曾經作過一首中國風格的尺八曲《古道吟》,就是相當成功的一首中國風格的尺八曲。這次,老頑童去西安學尺八,張老師把《古道吟》的譜送給了我,我一定會盡快把它吹奏出來的。


          當老頑童攜帶蔡老師送我的“悠”和尺八教材回到上海時,第一件要做的事是什么?對!補牙!把牙補好,好好練習尺八。明年中秋,老頑童會把吹奏尺八的視頻放到微信上去的。

          走著瞧!                                                                                                             寫于甲午中秋上海

           

          ? 上一篇下一篇 ?

          相關文章:

          評論列表:

          發表評論:

          ◎歡迎參與討論,請在這里發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觀點。

          色八A级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