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t id="hkvxz"><noscript id="hkvxz"><delect id="hkvxz"></delect></noscript></tt>

    1. <rt id="hkvxz"></rt>
    <video id="hkvxz"><menuitem id="hkvxz"><em id="hkvxz"></em></menuitem></video>

      <cite id="hkvxz"><form id="hkvxz"></form></cite>

    1. <cite id="hkvxz"></cite>
        <rt id="hkvxz"></rt>
        1. <b id="hkvxz"><form id="hkvxz"></form></b>

          01
          2018
          06

          尺八之物哀

          自打學習尺八也有半月有余,屬于一個尺八界新人中的新人,這段時間來一直有個問題縈繞在腦海:尺八這種樂器源于中國,但為何又在日本“大行其道”?直到這兩天無意中聽了梁文道的《一千零一夜》中有關《源氏物語》中有關日本審美文化中“物哀”(もののあわれ)的分析,才對于上述疑問有了初步的認知。



          下面僅談一下我對于“尺八之物哀論”的粗淺理解。 首先解釋下何為“物哀”。物哀理論是由日本江戶時代的一位非常重要的日本的國學研究者——本居宣長,提出的。“物哀”是日本自古就有的美學思潮,占據著日本人精神生活等諸多層面。物哀的表達是美學上的追求,客觀事物的存在要唯美看待。人類在對事物的接觸中產生認知,并由此引發感嘆。 物哀有三大境界 其一:“物之心”。即世間的萬事萬物都是有心、有靈的。在日本敬奉的神道教的神社中供奉的神靈包含萬事萬物,一棵樹、一把椅子都能被認為有靈。而這種敬重自然,熱愛萬事萬物的精神一直影響著日本人,乃至成為一種文化觀、價值觀和世界觀。尺八作為一種源自大自然的樂器,好似竹之靈的一種魂動,在明治維新之前,更是作為普華宗吹禪的一種法器,以一神靈的形態禁止凡夫俗子觸碰。 其二:萬物有心之后會感受,有自己的情感,但物的哀嘆是不能用語言述說出來。而人,作為擁有語言能力的群體,理所應當站出來,幫它們訴說。

          此前在網易云音樂上聽橫山勝也的《手向》一曲,有網友戲侃留言道:“怎么聽了有一種想剖腹的感覺。”此話雖為戲言,但卻道出了尺八音色中的那份肅殺哀涼之氣。竹子的哀思通過人的氣來嘆,抑或是人的哀嘆假借竹子來抒發,一曲曲罷,恰似是兩種魂的交流與協作。


          其三,物與人知道事物短暫,瞬息萬變,但如果在這樣短暫的生命歷程內綻放出唯美,那一瞬間是耀目的。可能會哀傷卻又收獲一份感嘆。舉個例子,櫻花唯美,花開花落也僅僅在短短的一周時間內。所謂落英繽紛這最美的時刻,是在櫻花離開枝頭凋零的一瞬間,留給世界的就是一種死亡之內、生命之外的唯美。在日本的武士道中,一個武士自比是櫻花:一是強調集體的強大,一朵櫻花并不美,但是成片的群櫻之震撼令人窒息;二是以“求戰死”之決心,好似櫻花凋零般的絢爛。這不是悲觀,反倒像是一種審美文化意識。回到尺八之悲涼之音,好似一種傷痛歷久彌新,并且沉積久遠。相對其他節奏強烈的歡快樂器,意境似乎更為高遠。就好似有所謂的“四大悲劇”而沒有“四大喜劇”。


          再從精神與文化觀念看,尺八那獨有蒼涼遼闊,空靈恬靜的音色恰好是將日本人的審美意識得以通過聲音的感官得以訴說。日本這個民族,在我眼中就是善于在純美中墜亡,又于墮落里勃發,值得學習。

          本文轉自簡書稻生

          ? 上一篇下一篇 ?

          評論列表:

          發表評論:

          ◎歡迎參與討論,請在這里發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觀點。

          色八A级在线观看